您现在的位置: 湖南小天使报社 >> 精彩看点 >> 语文 >> 四年级 >> 正文  
被妖花偷走的胆量
作者:※郝天晓 来源:本站整理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11-15

    如果有一天,那个妖花推销员站在某个人的面前,我敢保证,再也不会有人上当了。
东头老李家的毛驴到底下了几个崽
    我真佩服那个妖花推销员,他那条灵巧而又敏捷的粉红色舌头在口腔里跳上那么一小段霹雳舞,就能让我的父母兴高采烈地抱回一盆推销员所说的物超所值的妖花。所以我们家和很多家庭一样,所有的房间都像热带雨林。可是我对妖花却从来都不感兴趣,因为我觉得养花只是女孩子的专利。
  我的父母也曾不止一次地向老天爷发誓再也不买妖花了,可是当推销员口若悬河地向他们介绍新一款妖花时,他们马上就忘记了老天爷的存在。他们对妖花的热爱程度,甚至已经超过我这个儿子。这不,听说有一款最新的妖花上市,他们没等到东方的启明星升起来呢,就早早出门去了,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
  我正在蒙头大睡,忽然被一阵阵锲而不舍的门铃声吵醒。我迷迷糊糊地下床,趿拉起一只拖鞋,绕过门口的“满地滚”——被它的刺扎到可不是闹着玩的,再对客厅的“火串子”敬个礼——那个爱吃烧烤的妖花会对不向它敬礼的人喷火,然后去开……啊?门呢?在原来门的位置上,现在是一片巨大的方形叶子,在它旁边还有一个手状的小叶子。我一拍脑门,看我这记性,那是老妈昨天新买的暗号妖花防盗门。什么暗号来着?
  “东头老李家的毛驴下了三个崽!”
  “啪!”的一声,我挨了一巴掌。那个手掌叶子可真有劲,我的右脸顿时肿成了半个馒头。
  “密码错误!”暗号妖花防盗门冷冷地说。
  “四个崽!”
  “啪!”一声,我又挨了一巴掌,这回我的左脸又肿成了半个馒头。
  “密码位数不够!”暗号妖花防盗门窃笑着说。
  我大喊:“东头老李家的毛驴下了四个崽——”
  那个手掌叶子又挥了过来,我双手赶紧捂住我的馒头脸。
  “看你这点胆量,真经不起吓。”暗号妖花防盗门嘲笑着我,然后整片叶子都闪到了一边。
  我心里这个气啊!正想向来访者发脾气,却见一条湿漉漉的舌头冲我脸上舔了过来。说来也怪,它舔完我之后,我脸也消肿了,气也顺了,整个人都清爽起来。然后那条舌头缩回了兰花丛。而抱着那盆兰花的人,身穿绿衣,头戴红帽,正是那个常来我家的妖花推销员。
  “刚才您试过的是‘懒汉三件套’里的洗脸妖花‘龙舌兰’。每天早上让它舔一舔,不仅省去了您洗脸的麻烦,还能让您精力充沛、心情舒畅。”
  “我……”
  妖花推销员又压过了我的声音:“还有这盆刷牙妖花‘龋齿一吃净’。每天吃一粒它的果实,能清除牙垢、清新口气。”
  “你……”
  妖花推销员再一次压过我的声音:“我身后的懒汉床妖花,更是‘懒汉三件套’中的精品,只要您往这花心里一躺,花瓣就会立刻把您包裹起来,这样无论是你的爸爸妈妈,还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别想把您从床上叫起来。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这‘懒汉三件套’绝对是懒汉必备之佳品,现在购买,还赠送一把妖花木梳。”
  妖花推销员把一个小仙人球似的东西扔进了我的头发,那东西一接触到我的头发就立刻伸出无数根柔软的触须给我梳了一个小贝的发型。
  天啊,我立刻就被它征服,我想如果我偷偷买了这套妖花,小白和袁刚应该不会知道。否则又该说我立场不坚定了。他们和我一样,都是坚决不买妖花的“怪人”。
    “它卖多少钱?”
  “买妖花是不用钱的。”妖花推销员像看一个怪物似的看着我,“是用你的好品德。你妈妈是用她的‘温柔’买的那款‘垂帘不听政’,你爸爸是用他的‘大度’买的那款‘热带企鹅’,难道他们都没有告诉过你吗?嗯……让我看看,你可以用你的‘胆量’来买这‘懒汉三件套’。”
  我觉得这笔交易挺划算的,于是点了点头。妖花推销员把手掌按到了我的头上,顿时我感觉一股凉气从我的头顶涌了出去。当他把手拿下来的时候,他的手心里就多了一个银色半透明的小球。原来胆量是银色的呀!
妖老师的手机像青蛙
    妖花推销员走后,我躺到了懒汉床上开始试睡。花心散发出的那一股股香气,让人闻了之后不由自主地就进入了梦乡。如果不是那一阵阵锲而不舍的闹铃声把我叫醒,我真想让这些美梦一直做下去。
  我用手指强行撑开我的眼皮,看了一眼那个快把嗓子喊哑的闹钟。糟糕,都8点了,迟到了,我拿起书包飞也似的冲出家门,赶到学校。我战战兢兢地推开教室的门,本以为会挨班主任陈老师一顿斥责,但没想到讲台的位置上空无一人,同学们在教室里闹得天翻地覆。我的耳边不停地传来什么“妖花”“最新款”“护理液”之类的。教室前面的那个消息妖花,还趁老师不在,把整片叶子都铺在黑板上,公布最新的妖花信息。
  整个教室似乎只有前桌的小白比较安静,在那一声不吭地看着书。
  我拍了拍小白的肩膀:“小白,我刚买了一款‘懒汉三件套’妖花,可舒服了。你也买一款吧?”
  小白头也不回地说:“我对花不感兴趣!”
  我在心里不由地骂了他一句:真是个书呆子!
  正在这时,教室的门开了,所有的同学立刻关闭了声音的闸门,但是进来的并不是陈老师,而是一个中年男子。我认识他,他正是早上卖给我妖花的那个推销员。
  就见他走上讲台,一本正经地对我们说:“你们的陈老师用她的职位换走了我的妖花,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新班主任了,你们可以叫我妖老师。”
  妖老师从不给大家压力,人又风趣,所以时间不长就赢得了同学的喜欢,当然除了小白。妖老师有一个青蛙形状的电话。电话铃响的时候,它的肚子会一鼓一鼓“呱呱呱”地叫,就像真青蛙似的。妖老师还会变魔术,总会变出一些品种奇特的妖花,引得大家争相购买,把课堂弄得跟拍卖会似的,热闹极了。
  渐渐地,在妖老师的极力推荐下,大家手里的妖花越来越多,教室里的所有课桌上都摆满了妖花,跟花市似的,有的妖花甚至还长在了身体上。就像那款“肆无忌惮”,这种长在后背上的藤蔓状植物,让人看起来像极了八爪章鱼。但是我却再也没买妖花,因为小白警告过我,如果我再买妖花,他就把我小时候尿床的照片做成最大的海报贴到市里最高的大楼上。
  忘了交代,其实小白是我的孪生哥哥,只是一直寄住在奶奶家。他从来是说到做到的,所以我也不敢拿我的面子冒险。
“为所欲为”迎战“肆无忌惮”
    虽然那些姿态万千的妖花确实很漂亮,但是大家失去了“礼貌”“善解人意”“遵守纪律”等这些好品德之后,同学关系就比较混乱了。
  所以在你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一定要检查检查上面有没有带尖刺的毛虫。在打开文具盒的时候,要先带着防毒面罩,以防里面喷出苦胆雾气。但是危险总是无处不在,防不胜防。就连整天一脸严肃的小白也中了抽筋毒镖,跳到老师的讲台上大跳特跳抽筋舞,我趁机给他拍了几张照片。我计划好了,等我换回我的尿床照片,到时候就买好多盆妖花。
  小白跳完抽筋舞之后,脸色难看得很,一声不发地坐在座位上,就像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所以我先把那几张照片藏了起来。
  在妖老师眉飞色舞地讲述怎么给“烟雾缭绕”妖花除虫的时候,教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我回头一看,谢楠用他背上的“肆无忌惮”卷起了袁刚,要把他从窗户扔出去。袁刚吓得脸都变青了,他使劲地把着窗框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我一边去拉谢楠的藤蔓,一边劝他:“快把袁刚放下,你会摔死他的。”
  但是谢楠却一脸不在乎:“他死了,就没人和我争全班第一了。你再罗嗦,就把你也扔出去。”
  我害怕地后退了一步,因为我的胆量已经换“懒汉三件套”了。我去看小白,小白似乎想从座位上站起来,但是刚才的那段抽筋舞让他手脚发软,再也无法行动自如了。
  袁刚的身体又往窗外移了一寸,他喊着:“妖老师救我啊!”
  妖老师笑眯眯地对他说:“‘肆无忌惮’的威力太大,我也没办法。不过你要是买一款‘为所欲为’,倒是可以和它抗衡。”
  “我买!我买!”
  “需要用你的智慧来换,你同意吗?”妖老师颇有点趁火打劫的味道。
  袁刚毫不犹豫地说:“同意,同意!我现在就换。”
  妖老师把手伸到袁刚的头上,手腕一转,一个金色的小球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里,然后他拿出青蛙手机,青蛙嘴一张,就把那金色小球吞进了肚里。与此同时,袁刚那把着窗框的十根手指,慢慢变成了带着尖刺的十条绿色的软鞭。
  就见其中一条软鞭牢牢地卷在窗户上,稳定住了袁刚的身体。另外九条“啪”“啪”“啪”地甩向缠绕着自己的蔓藤。“肆无忌惮”像断了爪的章鱼一样,从断口处喷出了一股股绿色的液体,谢楠呻吟了一声,虎视眈眈地瞪着袁刚,但是背上的“肆无忌惮”却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样一直僵持到了下课铃声响起。妖老师大声宣布:“下课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吧!谢楠同学,如果你想要更厉害的妖花,可以再来找我。”
蛤蟆蛤蟆气鼓气到正月十五
    几天后,小白已经恢复了体力,放学后他拉着我的手:“黑子,跟我来。”
  “你要做什么?”
  小白示意我别说话,然后把我领到了学校后院的树林里,从草丛里拿出一个小罐子。只见那罐子里装了半罐密密麻麻的活苍蝇。
  “黑子,这些苍蝇我已经训练半个月了,它们现在的灵活度和灵敏度极强,是时候把它们放出来了。”
  “你偷偷训练苍蝇玩,你是不是疯了?”我一头雾水地问。
  “我是清醒的,是你们都疯了。”
  小白打开罐子盖,那些苍蝇哄地一声就飞了出来,像训练有素的军队似的在小白面前飞成了一排。就听小白嘀咕了几句什么,那些苍蝇就像得到命令似的,飞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就见那群苍蝇飞了回来,身后还跟着一只青蛙,那只青蛙又蹦又跳,舌头伸得老长,可就是吃不到那些苍蝇。看来,经过训练的苍蝇就是不一样。等青蛙蹦到我们跟前的时候,小白往前一扑就把青蛙抓到了手里。我上前一看,这不是老师的青蛙手机吗?
  小白解释道:“其实并不是这个手机像青蛙,而是这个青蛙拥有手机功能。”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得学会观察生活。” 小白拿出哥哥的架子教育我,“有一次我路过妖老师的办公室,发现这只青蛙正在鱼缸里游水。而且我还发现每次老师卖完妖花,都会把那些彩色的小球喂给这只青蛙吃。为了那些妖花,大家失去了所有优秀的品质、道德,所以整个校园才会乱套。这是阴谋,等我们的良好品质都换做妖花了,那整个世界就是妖花的,而我们再也无力反击了。”
  小白低下头,幽幽地说:“自从爸爸妈妈用他们的亲情换了妖花之后,他们连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
  我也抱怨着:“何止你啊!就连我,天天生活在他们眼皮低下,他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呢,而且老妈的温柔不再,整天对我打骂呼喝,老爸却变得小肚鸡肠,这个家我也不想呆下去了。”
  “所以我们要让这个世界恢复原状。”小白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想起袁刚那天差点被扔到楼下,我心里一阵胆寒,“好的,哥哥。”这是我第一次叫小白哥哥。
  小白拿出一把锋利的裁纸刀,想把青蛙的肚子剖开,把那些彩色的小球放出来。可是那个青蛙的肚皮非常坚韧,裁纸刀根本切不进去。
  正在这时,就听远处传来了叫嚷声。
  “他们在那儿!”
  妖老师已经发现青蛙手机不见了,带着同学们找到了这里。
  “快跑!”我和小白拿着那只青蛙撒腿就跑,最后我们跑进教学楼的天台,把门从里面锁死。门外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敲门声,敲得我心慌慌的。
  我想起了袁刚:“要是袁刚在就好了,他那么聪明一定能想出办法的。”
  小白提醒我:“袁刚已经用他的智慧换妖花了,现在比一个白痴强不了多少。”
  我不由仰天叹息:“天哪,我们会不会被他们从楼上扔下去啊?”耀眼的阳光晃得我的头一阵眩晕,让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和小白常念的一首儿歌。
  “蛤蟆蛤蟆气鼓,气到正月十五,正月十五杀猪,气得蛤蟆直哭。”
  “对,有办法了。”小白把青蛙暴露在太阳底下,“快来一起念这首儿歌,我们把它气爆。”
  于是我和小白就一遍一遍地对着它念,我还冲它做鬼脸,青蛙气得肚子越鼓越大,就像一个白色的一碰就爆炸的气球。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可那些从顶楼窗户爬上来的妖花却突然向我们发动了袭击。把我和小白的身体缠得跟木乃伊似的。一根妖花蔓藤从小白手里卷走了那只青蛙,小白使劲把身体往上一窜,顺势用那根还能活动的手指,勾掉了缠在了我嘴巴上的妖花蔓藤。
  最后一搏了,我冲那只青蛙声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声:“你是世界上最丑陋的青蛙——”
  就听“砰”的一声爆响,那只青蛙爆炸了,无数个五颜六色的彩球从里面飘了出来。一只银色的小球飘到我眼前晃了晃,然后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脑袋,顿时有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头顶一直贯穿到脚后跟,我的胆量又回来了。其他的小球也相继去寻找自己的主人去了。
  那些缠绕着我们身体的妖花渐渐地枯萎了,整个城市的妖花也都变成了一堆枯叶。原来,这只青蛙肚子里不仅装着大家交换出去的好品质,它还是妖花之源,正所谓根消叶自灭,妖花们在妖花之源毁灭之时,也都枯死殆尽。
  当大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再去找妖老师时,妖老师已经去向不明。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和小白这对孪生兄弟摧毁了妖花毁灭人类的阴谋……

(更多精彩请看小天使报NO.975-976期)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我要投稿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湖南小天使报社
    联系电话:0731-84466260 84466261 编辑部电话:0731-84467779
    地址:湖南长沙八一路227号 邮编:410001
    ICP备:湘ICP备11017697号-1   湘公网安备 43010202001156号